「無論是分子層次的謀殺或是細胞層次的自殺
  就在他耳多附近不遠,卻靜得讓人無法查覺,無法提醒他將會發生什麼事」


「光頭和頭巾是勇氣與希望的象徵
  忘詞和記憶消退卻代表心智不穩與精神異常 」


「換成癌症,起碼有事可以做,動手術、放射線治療和化療。
  還有機會贏。
  家人和同事會與她並肩作戰,認為這是場聖戰。
  就算落敗了也可以了然於心從容道別。
  過程中還是能從事她熱愛的研究,執教鞭。」


「阿茲海默症完全不同,沒有武器可以攻得了。
  愛憶欣或憶必佳只是滲漏的水槍對付熊熊的烈火。
  癌症患者會得到周遭人的支持,阿茲海默症患者卻準備被社會和自己流放。」

「診斷出得了阿茲海默症,就像霍桑小說裡的女主角,胸前繡著紅字。」

                           (霍桑 Hawthorne《紅字》)


「我的昨天消失了,明天還是未知數,該為什麼活?
  我活在當下。
  不久的某一天我將忘記今天,但不代表我沒好好活過,不代表今天不重要。」

 

「有些事不用理性處理沒有錯
    感情用事並不代表不正確」

   image 

   活力彈盡援絕,幸福感消逝,自信與光榮的回憶失竊一空
   令人窒息的無力與沉重
   再多的睡眠與淚水都振奮不了她

早發性阿茲海默症惡化得比晚發性快

 

創作者介紹

卯花飛天似淡雪

fung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