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是不是我太嚴肅了
看這本書的過程中,我完全沒有像書評所說的忍不住捧腹大笑
而且過程中真的是一次都沒有笑出來

故事的設定很特別,我覺得很可愛
但是細節還不夠細膩,也因此讓我覺得故事有點鬆散跳躍
可是本來就是帶有點詼諧與荒誕,所以其實也很自然地能讓人接受

看得出來作者蒐集了許多自殺相關的資料,這部分讓人看了很開心
原來在人類歷史中有這麼多自殺事件,想想也是,連古老的神話中都有神或人自殺了


本以為就是輕鬆的小品之類的,就是一些空閒時間看看,忙起來可以就馬上再回頭忙
但是,看到書的最後一句話時,我腦到整個就轉個不停,轉了一兩天都停不下來



藍LINE.gif      


 以下開始有大雷  以下都是雷  以下充滿雷


藍LINE.gif


書中所有有寫出想自殺原因的人,他們的黑暗我都覺得很不黑暗
但這可能也是真實的人生吧
有時候真的自殺的人也不是真的很黑暗,也不是真的是人群中較黑暗的那些

亞倫的積極正向不知為何讓我覺得很不自然,反而顯得他們家人不正常的陰鬱比較正常??


最後一句,雖然手法其實也不算新穎
但讓我有點無法承受
本來就知道這樣收尾很不錯,但也是咀嚼了一天後才又再次覺得真的不錯

從前面開始
布條剩下5公尺、3公尺、2公尺,越來越短,畫面也不斷在家人與窗外來回
靠著布條的上升速度,我覺得文字間流動的時光是穩穩的、緩慢上升的感覺
像是行版般,而且讓人安心
但最後卻突然手一鬆,瞬間凝集,急促地以驚嘆號做結


要說整本書都在醞釀這最後一刻好像也不為過???


不禁越想越多

故事中另外四個人,雖然方式各自不同,但原本都是陰鬱的,只有亞倫是開朗樂觀的
但我忍不住回頭思考前面的180頁,懷疑是否所有人之中,最憂鬱且對人生了無希望的,其實是他
就像有些人表面永遠開朗,但其實內心黑暗一樣,他表現出來的這些都只是部分的假象???

這是找死專賣店,來到這裡的人都能找到自己想要死去的方法
那亞倫是否也是在店裡找到了他自己的方法呢,打從他出生起

就像有人會在浸泡毒蘋果的過程中,一邊素描蘋果,一邊寫遺書一樣
並不是所有的自殺過程都是打從一開始就是直接致命的
也是有醞釀氣氛,沉浸、緬懷、沉澱之後,再進入最終儀式的方式
是不是打從出生起,亞倫就在為他的最後一刻醞釀著

但這樣說回來
誰的最後一刻不是打從出生起就在「醞釀」的呢
所有來到世上的人都一樣,只是大多都沒有自覺罷了


書的中間講到,瑪蓮一直在找在店裡、家族中自己扮演的角色
那麼亞倫是早就知道他的角色囉
所以是因為在最後,不需要他這個角色的存在了,才會做這樣的決定嗎??
那麼他鬆開時的表情該是怎樣的表情呢??
欣慰??惆悵??如釋負重??還是甚至帶有點寂寞??

任務圓滿達成,但為何就需要這般結束
何況他的最後這個決定,也許反而會讓他之前的所有努力功虧一簣
會不會在這瞬間之後,家人只會剩下比之前更深沉的傷痛陰鬱之中,反而更理所當然地進入黑暗



如果說,找死專賣店就是要讓人死的話
廣義地來說
其實他們家另外四個人是否也可以算是死了呢

因為他們對事物的看法,思考的方式等等,到最後都跟原本差了十萬八千里
若說我思故我在,那麼當一個人的思想完完全全都改變了的時候
原本的那個人可以算是不存在了嗎??
若是這樣,這四個家人可以說是被亞倫洗腦,在逐漸改變自己的過程中有意無意地將自己給「殺死了」
如果這樣想的話,亞倫可以算是最終祕密武器嗎 (最終兵器少年!? 冷......)
因為故事一開始就有講,屠家的人不得自殺,因為他們有他們的使命
那以這種方式不自覺地消除自己─其實也就是不自覺地變樂觀─,就是唯一的解脫方法了 ─ 是說這方法還真正向


其實我最不能想像的還是三島先生了
他的孩子們和他的老婆可以說是為了他,從認識他起還有從出生起就變成了那般想法
也因此其他人可能都是受壓抑、被迫擁有某些想法的,但內心其實渴望解放
也因此能更順理成章地接受亞倫的想法
但是他自己呢???

因為過程中只看到三島先聲不斷抱怨
卻也沒有真的強烈阻止亞倫將商品都掉包
所以其實他內心深處也是有希望有所改變的吧,這樣合理嗎???
可是再想想,他也是被他的爸爸給養育出來的
所以他應該也是靠著強加在身上的不合理的黑暗,來扛起這個家族企業的吧

創作者介紹

卯花飛天似淡雪

fung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